苏悦和他的昀

yuedusu

小编手记:11月份当然采访豆瓣畅销书作家 苏悦(Su)时,曾提出一个近乎无礼的要求:让苏悦为我们的读者写一段关于“爱”和“成长”的文字,这刚好正是他的新书《慢慢爱,不慌张》所要传递的主题。原本我们只求一滴水,他却奉献了一杯甘露:为我们写出了一篇近2000字的长文!

这是一个关于成长与爱的故事,关于青春期那些势必会以遗憾和惆怅结尾的故事。我们可以左右每一次人生选择,却从来无法保证因为这次选择我们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些什么。就像Su说的,成长是要付出许多代价的事,而学会如何去爱,学会由最初的因为一种依靠,一个拥抱或一段陪伴而爱上一个人,到最后忘记了那个人的种种表象,而去学会懂得珍惜一颗透明纯真的心,种种转换,都是这些代价换来的收获。

dusu

成长是要付出许多代价的事,而学会如何去爱,学会由最初的因为一种依靠,一个拥抱或一段陪伴而爱上一个人,到最后忘记了那个人的种种表象,而去学会懂得珍惜一颗透明纯真的心,种种转换,都是这些代价换来的收获。

读到我的文章的人,常说那些文字给人以孤独清冷的感觉,但孤独对于而言,与其说是一人独处时的空寂感,不如说是在自我的狭小世界中摇摆不定时,所产生的一种挫折感和对自己的怜悯。而在那个由真实的阳光空气组成的外部世界之中,自童年起,我就一直是被爱着,何其幸运和奢侈的,收到来自许多来自四面八方的爱与关心,不曾真的孤单。

加拿大对于我,是有着特别意义的一个地方,因为这里的一个城市之中,住着过去爱过我,却又被我伤害的一个人。几乎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是她让我开始懂得了这种恒久又脆弱的情感,像是透明泡沫包裹的一丝火光,永远都需要小心保护与珍惜。

记得曾经高三那一年,五年未见的她又重新找到了我,一个电话就打开了我所有的回忆,让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纯真的时候。她是小学时候我并没有太留意的一个女生,只记得她有高高的个子,常常留一头短发,脸上有点点的雀斑。虽然不算是漂亮的女生,但很会讲故事,会讲一件平淡无奇的小事讲得十分生动滑稽。很快我们又再见面了,她还是像当年那么的有趣,我们开心的一起出去郊游,逛街,就像是久别重逢的好友,又像是比好友多了那么一点点。

就当我们还沉浸在重逢的快乐中时,事情突然起了一丝变化,让原本看起来都互相坦诚的我们,开始有了隐隐的负担。记得那是某一天,我们一起回家时候,她捧了一个大袋子给我,回到家里我拆开看,里面是一桶各种颜色的纸鹤,我不知道一共有多少只,后来她对我说,那里面是她折了几天几夜的一千只纸鹤。那个时候的我,大概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热烈的感情,总是想要躲避,不想面对。妈妈大概也感觉到了这件事,总告诫我,现在是高考前最重要的时期,一切要以学习为重。后来渐渐地,不知不觉中,我开始抗拒这样的变化,热络的关系逐渐变得有些冷却,虽然还是常常见面,但已不再像从前那样的痛快与无话不说。

痛苦的高考终于过去后,我选了一所不好不坏的大学,而她决定要去加拿大读书,开始自己新的一段人生。那是一个长长的暑假,我已经忘了我们最后见面的时候是在哪里,又做过什么。只记得那个夏天特别的热,我常常陪她去听出国前的英语课,而她每次都会带很多我爱吃的东西给我。一次她带了十几个桃子,老师开玩笑说,可以给我吃一个吗,她很认真的说,不行。她说,这些都是留给他的。记得上课的时候她总是很踊跃的发言,她对我说,这次一走就要做完全不同的自己了,再也没有任何需要顾忌的过去。

后来暑假过去,我去海边上大学,她飞去了温哥华,从此我们没有再见过面。几次断续的联系后,就彻底了没了消息。后来听说她留在了那里,嫁给了一个比他小一点的男人。

依稀记得,分别前我们最后一次去公园划船,我们依旧说说笑笑,让船散漫的飘着。她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对我说,我知道这段时间,你一定非常非常的为难,我只想让你知道,这些都是有原因的。

她顿了一下,继续说,上学的时候我不是让人喜欢的学生,那时候总被欺负,我恨透了那些欺负我的人,但只有你,你从来没有欺负过我,我们同桌的时候,也是我最开心的日子。

那天的公园没有什么人,湖中只有我们那只胖胖的天鹅船,阳光洒在平静的水面,泛起带着褶皱的金色波纹。我看着她的眼睛,心中惊异于她对我的话。我并没有为她做过任何事,没有帮助过她什么,也不曾在她被欺负的时候去试图制止。

我只是一直袖手旁观的看着,也许因为我曾也是和她一样的弱者,也许因为我觉得我跟她,是处于同一世界的不重要的存在。而这些在多年之后,竟成为了连接我们的唯一线索。

转眼十年过去,我也来到了这个遥远的国家,并且生活在了这里。不知道我们是否还会见面,我还有没有机会对她说出心里的愧疚。我想让她知道,她给予我的,已远远大于我为她所做的。在那个我还不懂得付出与珍惜的懵懂年代里,她在我心里埋下了一颗温暖的种子,教会了我如何称之为爱的第一课。我也想让她知道,在我之后的人生里,所经历的每一场爱情,再也没有像在她身边时候,所感受到的那种百分之百的快乐。

每当那些伤害像无可避免的宿命一样到来的时候,我总能想起她,想到那时候被她捧在手心的自己。想到自己现在追逐的,不过是如记忆中的月光般,已丢失却仍闪烁着温柔光芒的,一段陪伴。

苏,哈法

十一月,晴天

(版权归当然及苏悦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商业转载请联系dangranme@gmail.com)

发布者

小旭旭

iOpenV 创始人,80后,从事:项目管理、网站建设方案、网站优化策略;职务:网站管理员、部门主管、技术总监、经理。

8 thoughts on “苏悦和他的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