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一匹马

送你一匹马

文/三毛

陈姐姐,"皇冠"里两个陈姐姐,一个你,一个我--那些亲如家人的皇冠工作人员这么叫我们的。
始终不肯称你的笔名,只因在许多年前我的弟弟一直这么叫你,我也就跟着一样说。一直到现在,偶尔一次叫了你琼瑶,而且只是在平先生面前,自己就红了脸。

很多年过去了,有人问起我们是怎么认识的,我总说是两家人早就认识的。这事说来话长,关系到我最爱的小弟弟大学时代的一段往事,是平先生和你出面解开了一个结--替我的弟弟。

为着这件事情,我一直在心里默默的感激着你们,这也是我常常说起的一句话--琼瑶为了我的家人,出过大力,我不会忘记她。

你知道,你刚出书的时候,我休学在家,那个《烟雨蒙蒙》正在报上连载。你知道当年的我,是怎么在等每天的你?每天清晨六点半,坐在小院的台阶上,等着那份报纸投入信箱,不吞下你的那一天几百字,一日就没法开始。那时候,我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我们会有缘做了朋友。当年的小弟,还是一个小学的孩子,天天跟狗在一起玩,他与你,更是遥远了。

继续阅读送你一匹马

我的一生

我的一生

文/井上靖

年轻的时候,做过这样的梦:总想死去而终于未能死去。

梦的内容到底是怎样的已经忘记了,然而这种想法却鲜明地留到了如今。

现在,不知不觉已过去50年了。最近,又做着这样的梦:要活下去,活下去,拼命地活下去。一眨眼,梦中的情境消逝了,然而却留下了这样的想法:啊,还是活着好哇!

继续阅读我的一生

我不想说再见

2013年4月20,阴。

一拨人心血来潮要踏青,地点自然还是贺兰山。

对于很多人来说,贺兰山是中学地理课本上的一个重要地理标志,是相当一部分人满心向往的神秘目的地。

可是对于就在它脚下生活学习的我们来说,对于伸个脖子都要小心被它上面尘土吹到眼睛的我们来说,它早不单单是一个神秘的地理名词了,它是自始至终都贯穿着失望的荒凉,它是每年九月都会如期而至,肆虐校园的风沙,它是企图让这里彻底与世隔绝的满目惆怅,它是让你相信即使插上翅膀也飞不到内蒙古草原的重重绝望...它是冷漠,它是孤寂。它是无处渴望的灰色浪漫。

当然,它也是我们四年来最忠实的寄托。

继续阅读我不想说再见

我不想去上学了

我不想去上学了

文/奥尔罕•帕慕克

我不想去上学了,因为我太困、太冷了。学校里也没有人喜欢我。

我不想去上学了,因为学校里有两个同学,他们比我大,也比我强壮。每次我走到他们身边的时候他们都会伸出胳膊,挡住我的去路,我很害怕。

我很害怕,我不想去上学了。在学校,时间仿佛静止不动了,万事万物皆被挡在外面——校门之外。

比如我家的房间,还有我的母亲、父亲,我的玩具,阳台上的小鸟。我在学校的时候,就特别想念他们,想的要哭。我看着窗外,外面的天空飘着朵朵云彩。

我不想去上学了,那里没有我喜欢的任何东西。

继续阅读我不想去上学了

成为你自己

成为你自己

文/尼采

一个看过许多国家、民族以及世界许多地方的旅行家,若有人问他,他在各处发现人们具有什么相同的特征,他或许会回答∶他们有懒惰的倾向。

有些人会觉得,如果他说他们全是怯懦的,他就说得更正确也更符合事实了。他们躲藏在习俗和舆论背后。从根本上说,每个人心里都明白,作为一个独一无二的事物,他在世上只存在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这样的巧合,能把如此极其纷繁的许多元素又凑到一起,组合成一个像他现在所是的个体。他明白这一点,可是他把它像亏心事一样地隐瞒着——为什么呢?因为惧怕邻人,邻人要维护习俗,用习俗包裹自己。然而,是什么东西迫使一个人惧怕邻人,随大流地思考和行动,而不是快快乐乐地做他自己呢?在少数人也许是羞愧。在大多数人则是贪图安逸,惰性,一句话,便是那位旅行家所谈到的懒惰的倾向。

继续阅读成为你自己

我们的问题,这个世界不懂

我们的问题,这个世界不懂——— 陈坤对话韩寒

【小编导语】最近,韩寒及其团队推出的免费电子读物《一个》,首发了陈坤与韩寒的“跨界”对谈。两人的对话看似天马行空,但关于电影、名利、缘分等多方面的聊天内容,让大家感叹“一个演电影的和一个写书的也聊到一块儿去了”。此前,陈坤还在2月10日为《一个》撰写了蛇年开篇寄语《愿望》。

这篇名为《我们的问题,这个世界不懂》的对谈式文章,以“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亘古悖论开篇,虽然陈坤和韩寒身处领域不同,但当他们处于同一时空,以对谈方式分享彼此对于同一命题的不同观点时,精彩内容引人思考。

韩寒和陈坤的对谈内容将出版在由陈坤亲任出品人的“行走”系列图书《行走002之呼唤洁净的世界》。作为行走系列书的出品人,陈坤曾表示出品这个系列书的初衷,是希望心灵公益项目“行走的力量”能通过不同方式的展现,给读者一次丰盈的心灵体验。据悉,该书将于4月20日,也就是今天上市。

以下为对话全文———

继续阅读我们的问题,这个世界不懂

读书精萃|卡夫卡精彩语录

卡夫卡精彩语录

采编/八克拉

1、如果没有这些可怕的不眠之夜,我根本不会写作。而在夜里,我总是清楚地意识到我单独监禁的处境。

2、我喜欢作坊里的工作。刨花的气味,锯子的吟唱,锤子的敲打声,这一切都让我着迷。

3、表面看来,办公室里的人要高贵一些,幸运一些,但这只是假象。实际上,他们更孤独,更不幸。相反,手工艺把人引向人群。可惜我不能到木匠铺或花圃里干活了。

4、您把作家写成一个脚踏大地、头顶青天的伟人……事实上,作家总要比社会上的普通人小得多,弱得多。因此,他对人世间生活的艰辛比其他人感受得更深切、更强烈。对他本人来说,他的歌唱只是一种呼喊。艺术对于艺术家来说是一种痛苦,通过这个痛苦,他使自己得到解放,去忍受新的痛苦。他不是巨人,而只是生活这个牢笼里一只或多或少色彩斑斓的鸟。

继续阅读读书精萃|卡夫卡精彩语录

别让我走

别让我走

文/hontau

总有一种声音,似水般席卷人事尘埃。于是人们都说,该向前看吧,未来那么美好。一个个生活故事,沦为未来的伏笔,潜沉的却是那些你曾历经过的和正历经的。未来像某个看不见的权威,充满了形色不一的说教。

其实,让人触碰到生活真味的,只是回忆。人生常态,回忆弥散着属于你的真实欢乐和切身之痛。它们来过你的世界,与你共度流金一般的岁月。在回忆中,你骄傲地感性过,你痛苦地坚决过。如果人生是一座艺术品,那么回忆则是人生的诗学,刻骨着灿烂年华,铭心着绝版青春。

继续阅读别让我走

冰岛大学生开发反乱伦应用

冰岛大学的学生团队“Sad Engineer Studios”开发出一个Android应用程序,希望能帮助冰岛居民避免与表亲约会。应用程序从冰岛国家家谱数据库提取数据,该数据库包含了所有居民及其祖先的家谱信息,其家谱树一直上溯到一千多年前的中世纪。将两张照片放在一起,如果你们有共同的祖父母程序将会弹出警告。研究家谱是所有冰岛居民的爱好,平均而言,在街上任意选择两个人,他们向上的第六代或第七代祖先可能是亲戚。

Sunny Afternoon

【歌曲信息】

歌名:《Sunny Afternoon》

演唱:The Kinks (奇想乐队)

【小编导语】

我不知道在初春的某个大半夜为大家推荐这首歌合不合适。我只知道,这个时候,我正在看《海盗电台》,听到了这首《sunny afternoon》,然后就很想分享给大家。

还没到夏天,也不是下午。但却突然想到某个慵懒的午后,有酒,有朋友,有舞蹈,有荤段子。

当然还有音乐,他们叫它摇滚。

【音乐故事】

电影《海盗电台》原本是基于1964-1968发生在Radio Caroline身上的真实历史故事,但导演Richard Curtis明显把它拍的过于革命浪漫主义化了,以致于Radio Caroline在它的网站上说这部电影“没能忠于历史,甚至都没有去假装要忠于历史。”

继续阅读Sunny Afternoon

25岁的选择

25岁的选择

文/张悦然

25岁那一年,张爱玲出版了她最重要的小说集《传奇》,与胡兰成的那段“低到尘埃里”的爱情也快要接近尾声;而萧红已经完成了《生死场》,离开中国远赴日本,人生导师鲁迅的离世,她闻讯悲痛难当。至于丁玲,也写出了第一部长篇小说《韦护》,正与丈夫筹备办一本名叫《红黑》的杂志。25岁的林徽因,生下她和梁思成的女儿梁再冰。陆小曼则是从25岁那年吃起了鸦片,那时她已经离过一次婚,在与徐志摩的第二次婚姻里,爱情正遭受着日常生活的磨损。粗略看过来,对于那些民国名媛们来说,25岁,人生中的大事大抵已经发生。在最鼎盛的年纪,她们已经成为了自己。

继续阅读25岁的选择

性感力

性感力

文/吕书练

【引子】梦露死于1962年,邦德生于1962年梦露的身体是性感的符号,邦德的生活是性感的象征。他们一个死于1962年,一个“生”于1962年;一个开启性感的定义,一个延续性感的幻想。

1962年是个戏剧性的年份。

8月5日,玛丽莲·梦露被发现全身赤裸死于洛杉矶寓所的卧室,终年36岁,自杀还是他杀的悬疑留存至今,却不妨碍世人仍尊崇她为这个时代的性感象征;两个月后的10月5日,改编自伊恩·弗莱明小说《诺博士》的电影全球首映,风度翩翩的詹姆斯·邦德怀拥身着白色比基尼的乌苏拉·安德斯力战诺博士,“邦德,詹姆斯·邦德”从此成为全球最性感的一句开场白。

梦露尝试改变命运,但无论她如何努力,性感是她无法摆脱的诅咒。她成了男人想拥有,但不想带回家见母亲的女人。

继续阅读性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