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

陪一个朋友值班。讲自己曾经的过往。讲自己是如何目击一个年轻的生命在自己的眼前消亡。讲自己多少有些自闭的青春期。讲自己对情对爱的理解。。。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坦诚地面对自己的真实感受。以合适的方式与人交流。言语。行动。抑或身体。或许生活会更简单一些。。。

看起来很美丽

凉风习习的街道。行色匆匆的夜归人。木槿的雅致的香气。蛋糕店的香草味道。 这一切的背面是什么?被拉开的道路。铺设永远没有计划好的管道。行色匆匆的夜归人中。有夜莺职业化的笑容。木槿的香气掩不住洗晒的内衣的招摇。蛋糕店的蛋糕永远没有闻着美味。。。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看起来很美丽。

给自己一次机会。让自己接触一个世界。可是这个世界只是看起来很美丽。不想让自己的身体留下任何痛心的伤疤。。。没有付出就没有苦痛。这个道理我们都懂。。。

定格

做图片。越来越熟能生巧。一种程式化的状态。没有了当初的用心和执着。开始怀疑自己的初衷到底是什么。索性就此打住。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去努力。 给一个朋友寄去了我照片。照片是的日期是2002年3月9日。另一位朋友的生日。作为生日礼物的自己在大梅沙的海滩上笑。一切都定格了。在那个阳光充沛的午后。骑单车去寄信。头顶上是同样阳光充沛的晴空。只不过这样的天空只属于我一个人。

体重秤的指针又向左倒退了两个刻度。这些日子跳街舞和睡眠不足的结果。没有什么值得庆幸的。

想休假。极度地。或许应该给自己一些时间静下心来思考一些问题。

盼望、纠缠及其他

突然之间生命里多了一些莫名的盼望。夏日的午夜。低气压让我有一种想挣脱一切的冲动。 一直都有临睡前的恐惧。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四肢渐渐麻木。思想异常清醒。各种思绪极度疲惫地纠缠不清。想挣扎着坐起来。却发现身体已经脱离灵魂。濒临死亡的状态。

手机上的短信已经满了。一个执着的让人恐惧的人。没有回复。没有删除。只是在等那四个叫着“顺其自然”的字。

我是一个每天都记日记的男人。纸质的。电子的。潜意识里或许期待生命里有很多东西可以回忆。然而却因为一次错失而让一切变成苍白了。

蝴蝶沧海

今天运气实在太差。双休日居然醒在凌晨五点钟。或许是因为心里面装了很多不该有的东西。手机居然停机了。一个短信也发不出去。挣扎着起来。清洗自己。 在ATM机上取款。因为今天要用钱。骑单车进城。新东街交手机费。刚过八点。人太多。等上半天也没有人理我。磨到八点半才把手机搞定。武陵街去看华旗的特约店。结果关门。没办法。又折回到书店看书。看到几米的《地下铁》。一看书价。一咬牙。没买。再回到武陵街上。依旧关门。索性回到向阳里的星际网吧。在网上小坐了一会儿了。遇到几个朋友。看了看USB的报价以及香水的行情。

一不小心错过了单位食堂开饭的时间。没办法。只有再回到武陵街看看了。这回门倒是开了。老板说没有现货。得过两天才能到。没办法。只好找到地方吃午餐。路过肯德基门口。黑压压的人。想起今天是六一。没办法。转身去王大妈水饺店。好家伙。人也不少。一头扎进去。吃了二两饺子。往回赶。

本来想回单位加班把材料写完。顺利帮朋友做一些东西的。到了办公室一推门。主任在。平时想在主任面前表现都没有机会。今天还真赶巧了。可主任正在上网。计算机我不能用。

唉……

偶遇

天阴了一天。仍然没有下雨。在电脑前。从上午一直坐到下午。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小心的彼此试探。现在想来有点好笑。所有的攻防。在最后一秒失去意义。裸露出心底里那块最柔弱的地方。

重新开始定义朋友的意义。或许这个命题在几千年前就有人做过。那又有何妨。重新定义一遍。或许会有一些不一样的味道。

直觉是一个什么样东西。没有人能够知道。凭着直觉朝前走。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同样也没有人知道。 继续阅读偶遇

金银花般的永远

下雨了。五个纬度的时空。不知道那边会是怎样的天气。接完几个电话。手机没有电了。索性关掉它。让它不在出声。 窗下是一条城市里的河流。在雨天里散发出一种莫名的气味。我在锻炼中流汗。用很冷的水清洗自己。邻院的植物很茂盛。雨夜里也能看见满满一墙的金银花。
继续阅读金银花般的永远

沉醉

迷恋你身上干净的味道。第一次没有任何顾虑地抱着你。想到了天荒地老。 初夏的傍晚。林荫道上。夹竹桃的花谢了。木槿的香味开始迷漫开来。这样的时刻。适合想你。静静地想你。

想像你的笑容。明亮的眼眸。灰仆仆的长发。乡音浓重的普通话。邪邪的笑容。不太整齐的牙齿。 继续阅读沉醉

容易上瘾的痛觉

异常忙碌的一天。周一工作日。加之同事外地公干。剩下只能是自己。楼上楼下地跑。没有喝水的空闲。午后稍稍睡了一会儿。醒来后。觉得胸口有些闷。健康状况开始令自己担忧。

网路上。请一个某陌人做一些事情。没有得到肯定。或者否定的答案。相信请求已经被看到。猜不出为什么不作答。开始为自己的唐突自责。

在QQ上遇到以前的朋友。不回复自己的问候。突然觉得有些委屈。去年的这个时候。春运的最后一天。南下的拥挤列车。只为飞奔爱情而去。成了对方最爱的第二个人。当初觉得感动。现在隐痛让自己觉得。冲动不过如此。 继续阅读容易上瘾的痛觉

上午。铅笔戳进了指尖。沿着指甲缝开始流血。在很多人面前。张着嘴巴。却叫不出声音。像一条缺水的鱼。痛疼让人保持一种敏锐。只是代价过于沉重。

不解风情出差了。服务器被与其有对立情绪的同事关掉。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在草莓哪里听说一些不快乐的事情。除了节目。彼此间没心没肺地惯了。那些脆弱的东西没有人愿意去了解和触及。但愿一切都好。顺其自然。

多云的天气。总让人觉得有些迷幻。看云影在城市楼群间掠过。街上有无知而又幸福的人群。站在一个高度。俯视众生。应该是苍凉而又孤寂的吧。 继续阅读

男人总是蠢话连篇

患得患失。老毛病了。估计一时半会儿改不了。性格里的劣根。顽固得很。籍口有很多。比如被爱情伤怕了。比如厌倦了。再比如没有任何理由的沉默。

开始怀念在狮子桥吃得那一顿午餐。临下班的时候。准备一个人去感觉一下。胃被填饱。神经仍然空虚。开始怀疑这样的努力是否值得。

录节目。70's的专题。应该算是一个炒冷饭的专题。将过去收集很久的一些老歌放到节目里。做后期处理。有些自鸣得意。 继续阅读男人总是蠢话连篇

错失明朗

年底会有很多人休假。同时会有各式各样的半公差半公费旅行般的会议。整幢办公楼。只剩下寥寥的几个人。冬天天气寒冷。没有人气。背阴的过道。更觉阴森。

上午有花木园艺公司的员工。来办公室更换花木。一株原本枝叶茂盛的阔叶植物。没有经历得住此次寒潮的侵袭。叶子开始蔫黄。但很快。在它的位置上。换上了一株针叶的植物。青青郁郁。生机无限。事情就是这样子。不行。就得让。不管你是不是真得很优秀。也不管环境是不是适合你的成长。 继续阅读错失明朗

大进大出

年底。工作渐渐多了起来。时间明显地不够用。睡眠开始不足。赶早班。如同冲锋陷阵一般。

过往时间充足的时候。早起。会在阳台上踢踢腿。伸伸腰。偶尔也会唱上几句励志歌曲。时间不充足的时候。临出门前。只能胡乱地抹一些强生。如果心情不错。偶尔也会用一下吉利。但一般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女同事不太喜欢这个牌子的味道。

年底。照例有人事上的变动。有人会借临走之际。给自己发上一笔额外的钱财。为了摆平众人。一般也会拿出一些小头来给大家。最近花钱似流水。手头很紧。对于这些的收入。照例睁只眼闭只眼。只管签字入帐。不管会不会有人来查报税情况。渐渐发现积来下不少。扣除掉先前的亏空。居然还有四位数。一阵狂喜。随即想到刚刚取消的旅行计划。采购计划。七算八算。仍然会出现亏空。看样子辈子靠勤俭持家。应该是无望了。

关于味道的狂想

初恋的时候,对方长得漂亮,并因此而略有些自恋情结,酷爱911和一种我不知道牌子的香水,并且因为工作经常昼夜倒置而导致三餐不继,身上似乎永远有股子香水也掩不了的方便面味道。

回头想想彼时的爱情就是有点像方便面。很容易的,心就沸腾了,爱情就熟了,天底下所有的花儿在一瞬间都毫无保留地开放了。虽然私底下觉得这样的爱情没有什么味道,但是我可以把看来的,听来的,想象出来的爱情像作料和脱水蔬菜一样,一小袋一小袋地加进去,做成花团锦簇、妙味无穷的样子,然而对着仅供参考的外包装上的大虾照片,开始否定味蕾的真实感受。

我想,我将来的另一半,可以是一个爱清洁的胖子,并因此身上总有一股子挥之不去的洗头水、香皂和洗衣粉的混合气味,但是,我想我是爱这是种令人安心的味道。

然后我们可以天各一方,极难得才能见一次面。见面后,对方可以为我做饭,并且可以厨艺不够好,但是必须是用心做出来的营养搭配合理的四菜一汤。吃完饭后,对方可以依在我怀里看没头没尾的电视剧,并可以为电视剧中人物悄悄地流泪。我可以在这个时候闻着对方发间因做饭而沾染的油烟味儿,并可以遥遥地看见我平淡安稳又未尝不是幸福的未来……

八月的片断

没有想去做什么事情,在房间读晚报上的文艺副刊,是一种静默的语气,想像着平常人是如何把自己珍藏的小幸福、小感受一字一字地记述出来,然后放在齿间回味。 忽然想起自己也曾经在日记本里记过很多自己许多无端的小幸福和小痛苦,于是又把它们翻出来粗略地看了一遍。 有一首歌,我听了无数遍,孙燕姿的《天黑黑》,总觉得是唱给自己听的,因为我总是某一个不甚晴朗的午后抑或夜凉如水的秋夜缅怀自己已经逝去的小幸福。有时候,我会摸摸我自己的心,还好,还在,没有在这个纷杂的世界中迷失掉。 十八岁前,一直想做一名电台DJ,在暗黑的夜,面对着一个麦克风,以静默的语气读自己喜欢的文字,不管有没有人听。然而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也是这样,不过我还是喜欢读,一个人坐在一间只有一盏昏黄台灯的房间里读,读给自己听。我想这是我的小幸福。 继续阅读八月的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