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比切尔诺贝利的核辐射更可怕

人类比切尔诺贝利的核辐射更可怕

研究人员们发现,在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附近被辐射污染的区域,人类无法涉足的地方,驼鹿、獐鹿、野猪和其它野生动物却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之态。一项研究表明,跨越白俄罗斯-乌克兰边界的切尔诺贝利限制区,没有证据表明辐射对这里的哺乳动物数量带来负面影响。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反应堆爆炸,向欧洲发送核电站高浓度放射性烟流之后,这片面积为4200平方公里土地的大部分区域已荒无人烟。

人类比切尔诺贝利的核辐射更可怕

英国Portsmouthin大学环境科学家Jim Smith是研究的共同作者,他说:“人类搬走之后,自然开始兴旺起来,即便世界上最严重的核事故也不能阻挡这种兴旺之势。”但有些科学家认为这一研究掩饰了放射性污染对个别动物带来的损伤。

这项研究基于几年前科学家们在白俄罗斯收集到的数据。2008年至2010年期间,白俄罗斯的科学家们在白俄罗斯辐射污染最严重的禁区计算动物在雪地上留下的痕迹。他们还在核泄漏事件发生的10年后利用飞机记录了动物数量。Smith与同事分析完数据之后,发现动物追踪数目与污染程度之间并无联系。

事实上,他们发现辐射污染最严重的禁区中哺乳动物数量在事故发生后有所上升(除了1993-1994年期间野猪数量下降),表明在1986年之前人类的捕猎、林业和农业抑制了野生动物数目。

Smith说:“我们并非想说辐射对动物有好处,我们想说的是人类居住地比辐射还可怕。”来自日本福岛大学放射性环境研究所的Tom Hinton也是研究的共同作者,他承认该研究并未探究放射性污染如何影响单个动物。生活在切尔诺贝利和日本福岛发电厂(2011年3月地震和海啸过后三个反应堆损毁)附近的动物承受了遗传性损伤,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Hinton说:“有价值的问题在于:‘这背后的意义是什么?’我们真的不知道。”

德州理工大学生物学家Ron Chesser表示这一研究与他自己的工作吻合,他发现小型哺乳动物在20世纪90年代的切尔诺贝利很多且多样性较高。他说:“他们的数据比我们的更完善也更详尽。他们煞费苦心地让这场争论画上了休止符,这值得称赞。”

但有些专家认为争论尚未停止。法国巴黎大学生态学家Anders M?ller说他发现切尔诺贝利辐射对动物有强烈影响,比如鸟类的大脑变小了。2009年,他在乌克兰辐射污染最严重的禁区工作时,发现辐射变严重之后,哺乳动物的数量也变少了。M?ller对白俄罗斯数据的可靠性提出了质疑。他说:“我的一些同事由于发表了负面结果而被监禁在家多年。如果他们能独立查证,那么我将对这些发现更放心。”

Smith说他对这些发现的真实性非常自信。他表示:“我与白俄罗斯的科学家们一起共事了20多年,我的经验是他们比西方科学家更加诚实。”

发布者

小旭旭

iOpenV 创始人,80后,从事:项目管理、网站建设方案、网站优化策略;职务:网站管理员、部门主管、技术总监、经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