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的片断

没有想去做什么事情,在房间读晚报上的文艺副刊,是一种静默的语气,想像着平常人是如何把自己珍藏的小幸福、小感受一字一字地记述出来,然后放在齿间回味。 忽然想起自己也曾经在日记本里记过很多自己许多无端的小幸福和小痛苦,于是又把它们翻出来粗略地看了一遍。 有一首歌,我听了无数遍,孙燕姿的《天黑黑》,总觉得是唱给自己听的,因为我总是某一个不甚晴朗的午后抑或夜凉如水的秋夜缅怀自己已经逝去的小幸福。有时候,我会摸摸我自己的心,还好,还在,没有在这个纷杂的世界中迷失掉。 十八岁前,一直想做一名电台DJ,在暗黑的夜,面对着一个麦克风,以静默的语气读自己喜欢的文字,不管有没有人听。然而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也是这样,不过我还是喜欢读,一个人坐在一间只有一盏昏黄台灯的房间里读,读给自己听。我想这是我的小幸福。 继续阅读八月的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