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访谈年末特别策划:十个人的2013

dangranfangtan

2013年3月25日,当然周刊正式上线,当时它还是一个以摘录经典文字为主的阅读博客。2013年6月,当然上线第一篇原创访谈稿件,我们采访的对象是新锐摄影师木佧。随后,LOST7、和大煦、李想...当然一直在持续性的做着这个“看起来很美”的访谈栏目,也是第一次,小编觉得,“看起来很美”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好。

于是,可以预见的,到了年末,到了开始盘点和展望的节点,我们势必也要为这个栏目做些什么,再然后,“十个人的2013” 就横空出世了!再最初的构思里,这个策划是要做成一个全年访谈的回访专题,但最后发现当然目前其实只有七篇完整的专访谈内容,所以也只好再改变思路,另外发现和寻找一些当然眼中的“COOLer”群体,加入我们这次简单的小对话,如新浪微博知名PO主意匠、产品设计师吾空空等。

继续阅读当然访谈年末特别策划:十个人的2013

慢慢爱,不慌张:专访自由作家Su

su

有时候也会想,二十八岁的时候我会在哪里,在做着什么样的工作,面对的是怎样棘手的生活难题...想的多了也就渐渐明白,其实谁都没办法给未来设定一个程式,让所有好的、坏的结果都变成意料之中的选择。

就好像你在十三岁的时候不可能知道你在十八岁的时候会喜欢上什么样的女孩,你在十八岁的时候也不可能想到自己在二十八岁的时候会做出怎样的人生选择,你不知道你会走过多远多长的路,你也不知道你会在路上遇见什么样的人,会在什么时候开始一段只属于两个人的故事。生活就是这样,越往前走,越明白追问的徒然。

继续阅读慢慢爱,不慌张:专访自由作家Su

马晓飞:表里如一的矛盾体

在这个人人都在争先恐后的社会中,大多数人都在为未来奋力拼搏,很多时候我们就忘记了时间除了用来忙碌,也是应该用来惬意的。我们关注着工作,职位,薪水,却失落了生活本身。我们看着别人忙碌,看着自己忙碌,有时觉得无关痛痒,偶尔又忍不住在心底声嘶力竭得呐喊。太阳东升西落,我们周而复始地忙碌,企图用无数的PPT和EXCEL来填充自己的空虚感,当然也支撑起了自己的成就感和存在感。

红药水,Red Syrup或者马晓飞,水瓶座,山西太原人,影视前期概念设计师,曾参与网页游戏《傲视天地》的美术制作,以及央视电视剧鸿篇巨制《英雄时代》(还未上映)的前期概念场景设计。在此之前,他曾担任山西瑞星游戏公司游戏美术部门场景设计师,工作之余也成立了成长小组CG工作室并参与了多部大型游戏的外包设计项目。关注到Red Syrup,也是因为大学期间接触的一个CG工作室,年纪轻轻的同龄人,有人刚接触到CG,有人却已经在这上面有所造诣当了老师,Red Syrup就是充当老师角色的后者。

继续阅读马晓飞:表里如一的矛盾体

姚瑞:过不完的青春期

似乎与任何时代的背景都毫无关联,我们每个人的青春都在沿着同一个路子奔跑或喘息着。每个人都会经历一段叛逆十足同时也注定殊途同归的躁动期,来证明一种现在看起来或许根本没有那么重要的失败或伟大:总会有那么一瞬间突然自信心爆棚,觉得自己可以异于常人;又会有那么一瞬间怅然发现自己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拽那么酷那么天下无敌。青春总是在你面对自我狂妄却心生怯懦时悄然落幕,随着而来的也不过是棱角圆润之后的往事不要再提。当然,这并不是什么英雄气短,这只是每个人必须面对的命题:在恰当的年龄肆意恰当的姿态,即使有一天我们会身负无知所以无畏的标签。

你会说,年夜饭吃着吃着就老了,而我们就像被鞭子赶着的羊群,在青春这条小路上匆忙出发又匆忙抵达,沿途会有动人的风景,会有辽阔的草原,甚至会有捷径或未知的岔路,但选择从来都是残酷的。因为,在你开始后悔或者欣慰以前,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一个瞬间的抉择把你带到了怎样的“青春无悔”中。

继续阅读姚瑞:过不完的青春期

摇滚着的欢乐大爷•独立厂主李想专访

趁着年轻做点儿自己该做想做的正经事儿,好好写点什么,拍点什么,不想做个无聊透顶的蠢货,我得做我自己。——— 李想

对于一个朝九晚五打卡、按部就班生活的媒体从业人员来说,工作之余,能在这个浮躁利欲味儿越来越浓重的社会,坚定地做些自己喜欢并乐意去尝试的事情,虽然不易但势必是幸福的。

李想无疑就是这么一个幸福的人。李想,男,电视台编导,非职业独立音乐厂牌主理人、长春地下音乐圈知名纪录片导演。2013年,李想将记录长春地下摇滚音乐生存状态的纪录片《长春:地下发言》首次推上主流电视媒体,在整个长春音乐界引起不小轰动。也让更多人开始注意到这个一直存在却始终未被更多人关注的圈子。

小编最早知道李想也是在长春本地的一些摇滚演出活动中,你总能在这些活动的主办方中发现一个有趣的名字 ——— “欢乐大爷”工作室。而真正引起我关注并想要去了解这么一个团队,正是在我看了那个关于长春地下摇滚的纪录片之后,虽然我看到的仅仅是一个七分钟的预告片,但片中所呈现出的那些鲜活的、充满激情与神秘感的另一个世界让我不得不重新打量长春这座城市,也让我开始去了解影像背后的那些在自己的世界里肆意生活的人和事。包括那些坚持摇滚不死并为之声嘶力竭呐喊的音乐人,包括为这些音乐人提供了更多平台和空间的李想。

继续阅读摇滚着的欢乐大爷•独立厂主李想专访

不特立,很独行•独立摄影师和大煦专访

知道和大煦是在河南首届潮流创意文化节上,当时小编负责跟参与文化节的独立品牌和艺术个体进行初步的意向沟通。当大家都在关心摊位和现场收银流程等问题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在电话里直截了当的说:我们不卖东西、我们是去送东西的!

这个人就是和大煦,一个自称非著名独立捏影人的郑州本土摄影师。在我竭力想要把不卖东西、送东西和就是要卖东西的创意市集联系到一起的时候,他已经带着他的朋友们出现在了现场 ——— 免费为市集游客扫描老照片并存档!

但其实,和大煦给整个创意市集带来的福利远不止如此,在他的摊位上摆满了各种胶片摄影的器材和资料,完全义务为大家普及了三天的胶片摄影知识,成为整个活动现场最具另类气质的摊位。

在郑州这个说小不小、说大也就那么回事的摄影圈子里,独立可以说就是另类的代名词。有时候你会觉得,每个人势必都要走一条被无数人走过的路,才不至于在前进的道路上被撞的头破血流;有时候你又会觉得,其实人生最大的出格就是你果敢的选择了一条你认为你应该走的路。没有特立独行的前驱者,就没有凝聚光辉的引领者,这是成为真正偶像的不二法则。

继续阅读不特立,很独行•独立摄影师和大煦专访

孤单城市,和自己说晚安•著名插画师Lost7专访

风说,我看见了人,人,却在各自的城市孤单着,孤单的,每一天,继续如此 ——— 三岛由纪夫,《繁花盛开的森林》

1972年,卡尔维诺在都灵出版了《看不见的城市》一书。与卡尔维诺以往作品不同的是,这是一个片段化的短章集,书中出现的城市都是卡尔虚拟出来的,用卡尔的话来说,他想通过这些虚拟篇章的描写来“让我们对某个城市或泛指意义上的城市进行反思。”

40多年前,卡尔维诺生活的意大利已经高度发达,繁华的大城市在不断膨胀中,越来越多的人涌进城市,也有很多的人开始逃离城市,城市生活成了一个莫衷一是的晦涩谜底。有人喜欢她,也有人咒骂她,更多人身居其中,却时刻都在想着逃离。

继续阅读孤单城市,和自己说晚安•著名插画师Lost7专访

[访谈No.1] 小蜜蜂网 CEO:bee,关键词:网赚,上万

这个访谈其实是在2013-04-11做的,已经发布在其他地方了,各种原因,现在转到这里,以后可能,我只能说可能,可能会,所以不要期待,陆续增加各种爆尿访谈。

嘉宾:

小蜜蜂网 CEO,Bee,官方网站:http://6.gy/

关键词:

坚持、执行力、原创、媒体、上万

访谈内容:

怶.蛋蛋◎☉:今天晚上做个简短的访谈,我们WPing.me博主访谈第一期,小蜜蜂网CEO。

怶.蛋蛋◎☉:那我还是之前一样,叫你bee好了~bee,你接触WordPress大概是什么时候? 继续阅读[访谈No.1] 小蜜蜂网 CEO:bee,关键词:网赚,上万

行•摄•远方:当然周刊木佧专访

知道木佧这个名字是在2011年8月,当时的《当然图刊》还叫“不二飞”,还没有发布一篇博客内容,当然更没有以一个独立摄影博客的身份出现在网络世界。

很偶然在豆瓣看到了一个叫《行-疆》的相册,在点开相册的那一刻,就被里面清新纯粹的画面吸引住了。很难说这只是一个旅行随拍集,或者只是一辑小清新的摄影作品,因为你几乎可以从每一个看似不经意的镜头下看到摄影者几乎横流的才华和摄影理念。然后,我就把这组照片贴到了博客,还在微博@了摄影师,木佧。

出乎意料的结果有两个,第一,木佧居然回复了我,并感谢了我的分享。第二,这组照片在没有加注任何标签的情况下,在“不二飞”还没有一个粉丝的情况下,就在点点网获得了超过十个喜欢的热度。这时候点点网也不过才诞生四个多月,而这篇《行-疆》也不过是“不二飞”博客发布的第一篇内容。

这大大刺激了我经营点点博客的兴奋劲儿,随后,“不二飞”更名“不二飞的飞”,再随后,博客启用独立域名www.buerfei.com,再再随后,就有了《当然周刊》,“不二飞的飞”也正式改名《当然图刊》,升级为原创型的独立摄影分享博客。

所以,甚至可以这么说,你现在看到的、浏览到的关于当然周刊的一切,可能都是因为这么一个名字:木佧。

也正因为这样,当我在管理当然周刊与图刊的时候,总想着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契机能和木佧合作一次呢?以我们网站目前的人气和地位,显然是不可能、是稍稍不够格的。但当我在构思在当然周刊上线一个“轻访谈”的栏目时,第一个就想到了木佧。或许这不失为一个好的方式来完成当然周刊从一开始就背负的“夙愿”与“溯源”。

继续阅读行•摄•远方:当然周刊木佧专访